首页 贵州的小伙子,跋山涉水如履平地,上甘岭战争连炸美军4个火力点

贵州的小伙子,跋山涉水如履平地,上甘岭战争连炸美军4个火力点

1952年10月14日,在通过长时间精心预备后,美军在上甘岭对我军建议了代号“摊牌举动”的大规模攻势,约7个营的敌军在18个炮兵营300多门大口径火炮的援助下,对我15军45师在上甘岭的2个连级阵地进…

1952年10月14日,在通过长时间精心预备后,美军在上甘岭对我军建议了代号“摊牌举动”的大规模攻势,约7个营的敌军在18个炮兵营300多门大口径火炮的援助下,对我15军45师在上甘岭的2个连级阵地进行了轮流进犯。我军依托巩固的坑道工事与敌军打开激战,尽管给敌军以严峻杀伤,但终因寡不敌众,2个连先后被敌军逼入坑道据守。

▲据守上甘岭坑道的部队在反击前发誓

夜幕降临后,我军据守坑道的部队与增援部队一齐对占有了外表阵地的敌军建议了反击,在反击597.9高地2号阵地的战争中,7连2排排长孙占元率部担任突击作战使命。当晚19时,孙占元率部冲出坑道向美军建议激烈进犯,但才冲出100多米,我突击部队就被敌军4个大火力点阻拦,敌军以16挺轻重机枪和无坐力炮、火箭筒和迫击炮的密布火力将2排和左右友邻部队限制无法行进。

▲上甘岭战争期间我军车队在夜间赶紧运送物资

孙占元当即用机枪保护,一起指令2排的榜首爆破手易才学上去炸掉敌军火力点。易才学是来自贵州的小伙子,平常跋山涉水如履平地,在这上甘岭的山地中,他充分地发挥了自己的专长,迅速地摸到榜首个火力点前,用手雷将其摧毁。但露出了自己方位的易才学马上遭到了敌军第二个火力点的激烈射击,他几回想冲上去,但敌人密布的火力使他底子无法昂首。

▲易才学预备向敌军抛掷手雷

孙占元加强了火力,将敌军的火力尽量引到自己这儿,为易才学发明时机。但敌军打出的照明弹使阵地好像白天,没行进几步的易才学又露出了,第三个火力点也向易才学激烈扫射。借着照明弹的光线,易才学看清楚自己正处在第二、三两个火力点之间,敌人的穿插火力不光使他步履维艰,并且即便他能炸掉其间一个火力点,另一个火力点当即就会将露出的他当场射杀,而任何延误都会给反击部队带来严重伤亡。但为了战争的成功,易才学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决议接连爆破。在6米的间隔内施行接连爆破,他不可能避开强壮的冲击波和被炸飞的土石的损伤。他没有犹疑,捉住敌军火力被孙占元招引的瞬间,迅速将爆破筒掷向第二个火力点,接着将一捆集束手榴弹塞进第三个火力点射孔。接连两声巨响,两个火力点都被炸飞。但易才学也被近间隔的爆破震昏了。

▲我军的炮兵坑道

孙占元见易才学进犯得手,马上指挥部队往上冲。但敌人的最终一个火力点向孙占元激烈射击,打断了他的双腿。孙占元不管失血过多,坚强爬向易才学躺着的当地。易才学醒来时,断了腿的孙占元仍然在指挥着战争,见易才学醒来,孙占元当即指令他炸掉最终一个火力点,自己则保护他。

▲我军在上甘岭坑道中据守

易才学充分发挥了自己攀爬的技巧,他踩着敌人的尸身,先爬到了敌人火力点下方的一块大岩石处。在这个火力的死角,他打量着敌人的火力点,敌人的火力点间隔他的垂直间隔足有10多米,无路可上。合理易才学使出浑身解数攀爬岩石逐步挨近火力点时,排长孙占元为了保护他,拉响手榴弹与迂回上来的7个敌人玉石俱焚。

▲我军指战员在坑道里研讨敌情

失去了保护的易才学,在激烈的复仇心思的分配下,总算爬到了敌人的火力点前的交通壕。敌军会集悉数火力向他激烈射击,6个射孔一起向他喷出了火舌,但易才学现已将爆破筒投进了敌人的火力点,一起一个灵活地翻身从陡岩上滚下来。跟着一声巨响,敌人的最终一个火力点被摧毁了。

当反击部队从头冲击时,易才学又从头攀上陡岩,他运用敌人丢掉的2挺重机枪,向败退的敌军激烈射击,在他的火力保护下,我反击部队又从头夺回了阵地。

易才学在这次反击战争中摧毁敌军4个主火力点,歼敌100多人,共缉获轻重机枪14挺、卡宾枪73支和火焰喷射器2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anewcreationchurch.com/show/9772.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